人生价值是什么?古人云:立德,立功,立言。而现代人呢?在日常生活里,“价值观”是个不常挂在嘴边的词。尽管我们常常也会对别人这样那样的举动和观点表示不满或者难以接受,但这顶多也只是停留在意见不同的层次,一般都不会升级到价值观的层面。因此,我们常常在意见相左时听到的大都是说“你这人思想有问题”诸如此类的话,而很少有人一本正经的说:“某某某,你价值观有问题”。

然而,近来社会上出现的一些事情,却让这情况发生了变化,娱乐明星黄晓明的2亿婚礼和诺贝尔奖科学家屠呦呦的半个客厅搅动一池春水,引发了一场全民的“价值观”大讨论,一时间,街头巷尾,报纸网络,读书的,上班的,政府的,企业的,远近各方,围墙内外,人人都在谈论“价值观”的问题,似乎国人对于精神层面的关注越发显得多了起来。

然而,这种表面的繁荣,却难以让人感到欣慰。仔细思量之下,支撑这场争论的核心要素,无一不具备动人心弦的影响力,从娱乐明星到诺贝尔奖,从2亿婚礼到半个客厅,强烈对比之下,让人们难以置身事外。娱乐明星和科学家的社会贡献谁最大?中国梦是不是得靠这些明星大腕来实现?一个个尖锐问题的抛出,犹如一场暴风骤雨,把平常隐藏在犄角旮旯里的东西全都冲了出来,晾在街道上,接受世人的检阅。人们开始从自己的生活出发,在相互比较中形成了自己对于社会价值的个体表达,这些表达夹杂着个体的情感和经历而汇聚成了一场意见的狂欢,让人们陷入了一场社会的集体焦虑。

价值的尺度该如来把握,娱乐明星和科学家的社会价值是否都可以用财富来衡量?这些问题伴随着中国社会改革中的利益调整而逐渐暴露在公众的视野,成为我们每个人都难以置身事外的“成长中的烦恼”。面对这些问题,人们该如何正确看待,我想,除了情感之外,还应该有理性的思考。以黄晓明的婚礼和屠呦呦的客厅观之,其实,这之中并非存在着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娱乐明星黄晓明,在市场经济和娱乐产业的发展中抓住了机遇,积累了财富,这一方面是其个人天赋和勤奋工作的体现,同时也是我们国家市场经济改革发展的成果。他因为带给人们精神层面的愉悦和欢乐而获得了市场经济中金钱的回报,这本身也是社会公平正义的体现。科学家屠哟哟,一生致力于科研事业,以其卓越的科研成就为人类的健康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创下了名垂青史的功勋。两个不同领域的人,都因着自己的劳动和付出而获得了收获,只是表现的形式有所区别。作为娱乐明星,黄晓明的价值更多的而通过财富的积累而得以体现;而作为科学家的屠呦呦,其个人价值则更多的通过精神和人类文明的层面而得以体现。两个人的价值体现,其表现形式就存在着根本的区别,又何以专用财富这一把尺子来衡量呢?所以,做出对两者价值进行比较,实则正是公众价值迷失的体现。

正如吴冠中先生说道“艺术有两条道,小道,娱人娱己,大道,震撼人心”。其实,劳动也是一样,震撼人心,必然值得镌刻,而娱人娱己也未必就相对低俗,无论小道还是大道,只要走的是正道,都应该被社会所接受和承认,而衡量的标尺,也绝非只有财富这一把,而更有人类社会数千年积累下来的历史和文明的尺度。

观乎今日之中国,价值的迷失已然不可忽视在,在以财富、声望和社会地位为价值尺度的氛围日趋弥散的当下,来一场价值观的大讨论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假若这一场讨论能让一味忙碌前行中的人们停下来脚步,看一眼热闹,也算是为社会的进步和国人精神的改造做出了一点贡献,假若这停下来看热闹的人们,还能坐下来稍作片刻的思考,则更是一种社会前进的推力。如此,我们似乎确实应该稍作停顿,等一等灵魂,也好重新校一下标尺,审视一下价值的尺度。

人生的价值是什么?这绝不是哲学家的问题,而是普通到关乎小老百姓的“良知”问题。当今社会价值多元化,没有必要用一根“准绳”来衡量,但我们千百年来口口相传的“天理良心”,也许正是天然的价值尺度。有了这个“尺度”,最起码自己过得开心、安心。所以,衡量人的价值,需要人性的尺度,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