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欧的中世纪是个特别“黑暗的时代”。基督教教会成了当时封建社会的精神支柱,它建立了一套严格的等级制度,把上帝当作绝对的权威,文学、艺术、哲学,一切都得按照基督教的经典《圣经》的教义,谁都不可违背,否则宗教法庭就要对他制裁,甚至处以死刑。

教会的黑暗统治:《圣经》里说,人类的祖先是亚当和夏娃。由于他们违背了上帝的禁令,偷吃了乐园的禁果,因而犯了大罪。作为他们后代的人类,就要世世代代地赎罪,终身受苦,不要有任何欲望,以求来世进入天堂。

在教会的管制下,中世纪的文学艺术死气沉沉的,科学技术也没有什么进展。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学艺术的成就很高,人们也可以自由地发表各种学术思想,和“黑暗的时代”的中世纪是个鲜明的对比。

14世纪末,由于信仰伊兰斯教的奥斯曼帝国的入侵,东罗马的许多学者,带着大批的古希腊和罗马的艺术珍品和文学、历史、哲学等书籍,纷纷逃往西欧避难。后来,一些东罗马的学者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办了一所叫“希腊学院”的学校,讲授希腊辉煌的历史文明和文化等。

从此,西欧人发现古希腊的一切是那样的美好,中世纪的一切是那样的丑恶,许多西欧的学者要求恢复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化和艺术。这种要求就像春风,慢慢吹遍整个西欧,掀起了一股汹涌澎湃的“希腊热”浪潮。这就是历史上所称的“文艺复兴”。

“人文主义之父”:文艺复兴发生在意大利。意大利在地理和文化上是古代罗马的继承者,罗马人的文化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意大利的文化,拉丁语也是意大利的祖先语言。在欧洲的社会发展中,意大利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复兴古代的艺术也就是发扬古代的优秀传统,发掘祖先的艺术本身也是光荣的事。

  “文艺复兴”名义上是为了恢复古典的文学艺术,实际上是当时新兴资产阶级借此名义来发展科学技术,要求在思想上摆脱封建主义的束缚,要求关心人、尊重人、一切以人为中心,给人以个性自由和人身自由,强烈反对以神为中心的封建教义,反对人一出生就有罪的说法,认为人是伟大的,人应享受人生的快乐,人应该掌握自己的命运。

但是,这种思想就是以人为中心的“人文主义”思想,是当时的进步思想。著名意大利诗人和学者波特拉克(1304~1374年)第一次提出了和基督教教会抗争的这种进步思想,因此他被认为是文艺复兴运动的先驱人物,被称为“人文主义之父。”

《君土坦丁献土》:文艺复兴运动兴起的过程中,关于《君土坦丁献土》文件和真伪的争论一事更促进了文艺复兴的发展。

基督教的罗马教皇,是宗教的领袖,被称为“父亲”。他还拥有大片的领地,形成了“教皇国”,罗马教皇就是这个“国”的“皇”,权力高于欧洲各国的君主。

在公元750年,法兰西国王“矮子”丕平曾把意大利中部的一大片国土献给教皇,才形成了这个“教皇国”。但教皇认为法兰西国王的声望太小,只有古罗马皇帝才能代表全欧洲,所以教皇伪造了一个文件,声称“教皇国”是4世纪初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堡大帝呈献的,而且整个罗马帝国都臣属于教皇。据此推理,那么整个欧洲都应听命于教皇。从此,代代教皇都把个伪造文件当作自己至高无上权力的凭证。

到了15世纪,有一个天才的意大利历史学家瓦拉,他精通古代语言文字。经过研究,他发现《君土坦丁献土》的文件是用8世纪的拉丁文写的,而君士坦丁大帝是4世纪的人,他怎么能用8世纪也就是几百年以后的拉丁文字写文件呢?瓦拉拆穿了教皇骗人的把戏,把教皇“神圣”的假面具揭露出来。

《君士坦丁献土》是象征教皇权力的文件,这些文件都是假的,那教皇的权力又怎么能是至高无上的呢?因此,中世纪基督教统治的大厦就摇摇欲坠了。那些基督教宣扬的绝对权威等观念也受到了冲击,以人为中心的人文主义思想打了一个大胜仗。

这样,人们的思想从教会的精神枷锁中终于解放出来了,人们终于可以充分自由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了。人们在学习古希腊文化的基础上,注入自己的思想感情,创造出许多辉煌的艺术精品。

佛罗伦萨:当时文艺复兴的最大中心是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佛罗伦萨的艺术家们在建筑、绘画和雕刻等方面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

建筑家布鲁列民斯建筑的佛罗伦萨大教堂的中央圆顶,有20多层楼高,在周围建筑物的映衬下,显得无比的雄伟和壮丽,毫不逊色于中世纪的其他教堂。

多纳太罗雕刻的艺术品以逼真生动著称,其中为帕都亚城城中广场雕刻的军人骑马像最为人称道。这座雕刻充满生气,显示出军人的英勇和威武,是件完美的艺术珍品,是件令意大利人自豪和兴奋的杰作。

科学艺术的发展:达·芬奇既是艺术家,又是科学家,是位多才多艺,学术渊博的文化巨人。他的杰作《蒙娜丽莎》至今仍在法国罗浮博物馆。通过一位少妇的肖像,达·芬奇表现了人物内心丰富而细腻的内心世界。她那优美、端庄、发自内心的微笑,猛然看去给人一种柔和、温馨的感觉;当走近画像时,她又仿佛是在嘲讽……她的微笑,使人浮想联翩、令人遐思不己。

达·芬奇的绘画《最后的晚餐》被誉为“人类绘画的极品”,他描绘耶稣在被捕前和门徒的聚餐,耶稣向门徒说出“你们中有人出卖我”时,12个门徒震惊的各种动态,惟妙惟肖地勾勒出不同人物的心理,后代同一题材作品无一能超过达·芬奇。

晚年,达·芬奇致力科学研究,遗留下7000多件速写、手稿和设计图。从中人们发现他在哥白尼之前就否定过地球中心说,在牛顿之前提出了重力法则。他还设计过飞机、战舰、自动车床和蒸汽机等。恩格斯赞扬达·芬奇的科学贡献时说:“多种多样的重要发明都得归功于他。”

和达·芬奇同时代的米开朗基罗,在建筑、雕刻、绘画上都做出很大成绩。他设计的罗马圣彼得大教堂的圆顶,一直为后世仿效。他雕刻的《大卫》是个身体健美、精力充沛,对生活充满信心的青年,体现了他对正义事业的执著精神和为之奋斗的蓬勃旺盛的精神。米开朗基罗在罗马教皇宫的西斯廷礼拜堂屋顶上作的壁画,面积达300平方米,至今仍吸引千百万人的注目。

在文学艺术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意大利还出现了一些杰出的思想家,如康帕内拉。他在《太阳城》中虚构了一个没有私有制,社会财富和产品都由社会成员享用,政治上人人平等的理想社会,反映了人文主义思想家改造现世社会的理想方案,其中一些观点还闪烁着共产主义思想光辉。

以意大利为中心,文艺复兴的浪潮席卷了全欧洲,出现了一系列著名的宗教改革家(如德国的马丁·路德)、文学家(英国的莎士比亚、法国的拉伯雷、西班牙的塞万提斯等)、社会主义思潮的创见者(如英国的莫尔)、自然科学家(如波兰的哥白尼、意大利的伽利略等)、哲学家(英国的培根等)等。意大利是人文主义文学的发源地,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是文艺复兴的先驱者,被称为”文艺复兴三颗巨星”,也称为”文坛三杰”(文艺复兴前三杰)。另外,14~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绘画艺术臻于成熟,其代表画家有被誉为”美术三杰”(文艺复兴后三杰),他们分别是:列奥纳多·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

在这些著名的文学家、艺术家、科学家的推动下,文艺复兴为中世纪的文化增添了光彩,极大地推动了社会历史的进程。文艺复兴预示中世纪“黑暗时代”的结束,也表明人类对自由平等的美好社会的永恒追求。